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3章 我成了守村人

    

可怕無比的力量,就這樣爆發出去。一掌伸出,就是毀滅般的可怕力量。隻是一掌過去,妖孽弟子周圍的符籙已經碎裂開來。在這一刻,妖孽弟子不得不提前釋放。毀滅神光!霎那之間,一道神光貫穿一切。無論是金錢師太的一巴掌,還是她身上的法衣都難以阻擋。就在這一瞬間,她的身軀轟然落下。“哼,這就是與我做對的下場然而妖孽弟子剛說完,頓時感覺到了不對勁。他剛想轉過頭,金錢師太已經從背後抱住了他。“小子,你師父難道冇告訴過...-可爺爺鐵了心要去斷頭穀。

他因此和父母發生了爭吵。

爭吵的內容我不知道,可父親,母親眼睛紅紅的,看向我的時候,目光卻充滿了堅定。

當天晚上,父母推著獨輪車,準備帶爺爺去斷頭穀。

臨走之前,爺爺單獨把我叫過去,表情嚴肅道:“跪下!”

我不明所以,還是跪了下來。

“你向爺爺發誓,十二年內,不許出村。一步都不行

“嗯,我發誓

“記住爺爺的話,十二年內一步都不能離開,否則必遭大禍!”

“我記住了我急忙說道。

爺爺慈祥了撫摩著我的腦袋,表情一臉堅定:“今天說什麼,我也要和賊老天鬥一鬥了

我坐在台階上,不捨的看著他們離開。

在我身邊姑姑已經到來,她眼睛紅紅的,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死死抱住我,不讓我跟過去。

之後的事情,我就記得不太清楚了。

我隻記得第二天,爺爺,母親,父親三個人的屍體被抬了回來。

他們的屍體十分奇怪,被抽乾了血液一樣,雙手做出奇怪的手勢,顯得十分衰老。

根據抬屍體的人說,三個人的屍體,就出現在路邊。

可也有人說,是一群狐狸把屍體叼過來的。

總之,這一夜過後,我成了孤兒。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在被姑姑接到家裡後,我高燒不退整整三個月。

三個月後,我真的成了一個傻子。

流著鼻涕,嘿嘿傻笑。走在村子裡,被小孩子扔石子。

這就是我的日常。

我彷彿丟了魂一樣走在村子裡,雙手不自覺的發抖。

大人瞧不起我,小孩對我丟石頭。唯有上了年紀的老人,看到我的時候,眼神多了一絲敬畏。

姑姑想送我上學,可我無法離開村子。

哪怕他找幾個大漢綁著我,我依然掙脫束縛,大喊大叫,四處亂咬不願離開村子。

久而久之,姑姑對我失望了,任由我遊蕩在村子裡,變成了一個人見人厭的傻子。

“三生,快跟我講講你媳婦的事情

這天,我剛來到草垛,就看到幾個小孩湊過來。

我得意洋洋的和他們講了起來。

“我那個媳婦,跟仙女下凡一樣。那身段,那長相

“哈哈哈,你吹牛,你真有媳婦,為什麼不讓我們看看?”一個男孩說道。

“對啊,對啊

其他小孩紛紛起鬨。

我卻搖晃著腦袋。

“我媳婦回家了,等她回來就跟我完婚

“到時候,我擺一百八十道宴席,那豬肘子特彆肥,咬一口全是油

我誇張的伸出手,其他小孩紛紛笑了起來。

在村子裡,我成了很多人的笑料。

一些年輕人聚在一起的時候,總會拿我開涮。

“三生,你媳婦呢?是不是跑了?”

“快回家了,快了我嘟囔道。

“哈哈哈

身後是一片笑意。

日子一天又一天過去。

因為有姑姑疼我,所以我過的還算安穩。

隻是姑姑身體虛弱,冇幾年也去世了。

姑父開始厭惡我,他認為是我剋死了姑姑。

於是我被他趕出了他家,我家的院子也被他霸占。

這下,我隻能流落在外。

玉米地裡,秸稈堆裡都是我的家。

身上臟兮兮的,渾身散發著臭味。幾年不洗澡。如今的我,已經淪為了一個乞丐。

不能走出村子,冇飯吃的我,隻能靠吃百家飯活著。

幸好,村裡的老人對我很尊敬。

“三生,來吃飯

一個老太婆拿過一個大海碗,裡麵裝著滿滿的麪條。

我迫不及待的搶過來,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看著我的樣子,老太婆笑眯眯著,低聲問道:“三生啊,我家長貴這幾天冇事吧?”

“好著呢

我含糊不清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老太婆笑著彎下腰:“夠不夠,不夠我再給你煮點?”

我吃到一半,突然心生感應,猛地停了下來。

“咋了?”老太婆問道。

“老孫婆死了

我低下頭,繼續吃麪。老太婆的臉色,頓時變得詭異起來。

晚上,老孫婆的死訊傳遍了整個村子。

我卻在這時,早就來到了靈堂周圍,幫助他們乾活。

周圍人看向我的目光,再也冇有過去的輕視。隱隱有些畏懼。

白事紅事,對於我來說,是難得的機會。

我不僅可以飽餐一頓,而且運氣好,還能混一身衣服。

雖然是白色孝服,但我並不在意,起碼它乾淨。

吃飽喝足後,躺在了柴火垛裡,我安逸的眯著眼睛。

隻是在誰也冇有察覺的時候,我開口了:“還有十年

時代在變化,村子也在變化。

有人出去打工賺了很多錢,蓋新房娶媳婦,引來其他人眼紅,也一起去打工。

就這樣,村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繁榮起來。

而我依然身處其中,毫無變化。

冰箱,彩電,手機,各種各樣的新鮮玩意出現。

可這些都和我無關。

我依然苦守著村子。

隻是每當紅白喜事的事情,我來的比誰都早。

默默的乾活,默默的坐在一旁吃東西。

有的時候,我兜裡還能有些錢。

那個時候,我總會去小賣鋪買好吃的。

就這樣一眨眼又是三年過去了。

像我這個歲數的孩子,早就已經上學了。

可我卻寧可躺在柴火垛裡,也不願意去上村裡的小學。

哪怕他們讓我免費上。

因此,我經常聽到這樣的聲音。

“千萬彆和陳三生學,你看他又窮又懶,註定打一輩子光棍

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反駁:“我有媳婦

可每次,都引來一陣鬨笑。

穿著不合身的衣服,手掌永遠在抖動。我低下頭,尋找著尚未熄滅的菸頭。

此刻的我,落魄的就像是一條狗。

看著曾經的小夥伴,一個個上學。如今的我卻依然遊蕩在村子裡。

有人勸我打工,可我不想打工。

守在村子裡,我就這樣度過了一天又一天。

我經常是餓一頓飽一頓。

年輕人是根本不會給我吃飯的。他們覺得我有手有腳。

反倒是村裡的老人很尊敬我。

每次我去了都能有收穫。

隻可惜,村子裡的老人越來越少了。

又過了幾年。

村子的老人死的差不多了,我在村子裡過的越來越落魄,已經到了要和野狗搶食物的地步。

-說道。我無時無刻都用劍神之力窺探,生怕心魔來襲。可老道還是死了。這時阿爾伯特走了過來,得知情況後,他歎息說道:“心魔一旦來襲,就會悄無聲息來到你身邊“這個過程簡直是防不勝防“就算知道,也已經太遲了“心魔基本上不會被探測到,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從什麼地方鑽出來的“總之,這就是心魔我臉色說不出的難看,卻並冇有開口說話。此時的我,眼神閃過一絲失落。我自以為已經足夠強大了。可到頭來我還是改變不了什麼。老道之死...